鲁网 > 威海频道 > 威海新闻 > 正文

现实版“姐夫和小舅子” 威海交警六大队破获一起肇事逃逸案

2020-07-01 16:19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现实版“姐夫和小舅子”,威海交警六大队破获一起肇事逃逸案。

  鲁网7月1日讯日,威海交警六大队破获一起肇事逃逸案,案件事实清楚,但破获过程曲折复杂,尤其是事故中发生的现实版“姐夫和小舅子”的故事令人啼笑皆非。小品中的姐夫大公无私,教育小舅子为人处世的道理;现实中的姐夫三度到交警队“负荆请罪”,誓要包庇已经有案底的小舅子。相同的是,都是姐夫亲手把小舅子“送了进去”。不同的是,现实版的姐夫,自己也“折进去了”。 

  2020年6月13日凌晨1时57分六大队接指挥中心指令,路人在省道303与开元西路交叉路口,一辆轿车横在路口中间,前挡风玻璃破碎、司机去向不明,妨碍交通。接警后六大队办案民警立即赶赴事故现场进行勘察。 

  经过民警现场勘查,该为一辆海马轿车单车撞击路沿石的交通事故,事故车辆头南尾北的横在省道303由西向东方向的机动车道内,肇事司机不在现场。省道303连接荣成、环翠、临港、文登、烟台,是一条东西方向的主干道,双向只有两车道,平时夜间车流量特别是货车的通行量较大。事发当日凌晨大雾天气,加上省道303两侧路灯设置稀疏,照明不佳,极易造成二次事故。 

  办案民警一方面联系救援车辆将事故车辆拖移现场,消除隐患恢复交通;另一方面通过移动警务平台查找肇事车主的联系方式,询问其是否在事故中受伤以及现在所在位置。电话中,肇事车车主孙某称其将事故车辆借给其姐夫孙某儒,可以帮忙联系孙某儒。办案民警电话联系孙某儒时,孙某儒称驾车正在前往事故现场的路上,让办案民警在现场“稍微一等”。2时40分许,孙某儒到达事故现场,声称自己为事故车辆的驾驶员,并供述当日其驾驶事故车辆准备将事故车辆送到苘山镇温阳花园其小舅子孙某家中,路上因雾大、路况不熟发生事故。发生事故后,因为手机没电,无法报警,在路上搭乘一辆顺风车后返回长峰广安苑小区家中驾驶自己的标致轿车重新返回现场,在返回途中还未来得及报警时就接到警察的电话。现场呼气式酒精检测排除孙某儒酒后驾驶的的嫌疑。 

  案件发生当天上午八时许,办案民警第一次询问了孙某儒。在此次询问中办案民警询问孙某儒事故前驾车的路线、发生事故的经过、事故发生时的穿着,事故发生后的去向等问题。孙某儒准备了一套完整说辞,称6月12日21时30分许从单位下班后驾驶自己名下的标致轿车返回长峰家中,在家中吃完饭休息了一段时间之后,突然想起自己的小舅子孙某的海马轿车还在自己小区内,约22时20分许驾车从长峰出发,驾驶小舅子的海马轿车沿青岛路经长峰北、汽车站、蒿泊、海大医院、华新家园、江家寨后由北向南一直行驶至事故地点,准备将车辆送苘山威达花园,在经过事故地点处时,因雾气太大,造成单车事故,事故后孙某儒发现手机没有电,无法报警,在现场逗留了20分钟后在路上拦了一辆不知牌号的白色轿车搭顺风车回到长峰家中。回家后从家中取得手机充电器驾驶自己名下的标致轿车返回现场的途中,手机刚开机还未来得及报警就接到警察的电话,接到电话后孙某儒迅速赶到现场,向民警承认自己驾车发生事故的事实。 

  办案民警从孙某儒的询问笔录中貌似可以自圆其说,但有几个严重的逻辑的漏洞。一是下完夜班后半夜独自驱车近三十里地去送车,如何返回?二是事故发生应该在凌晨1时左右,但按照孙某儒的的证词,22时20分许即从长峰出发,按照正常速度,半个小时左右就可以到达现场,哪怕有雾,车速较慢,一个小时也足够了,而孙某儒用了2个半小时才到达现场,明显有悖常理。带着疑问办案民调取了事故车辆的卡口照片,提取了案发现场东侧的监控视频,可以明确确定,案发时间在6月13日的凌晨1时2分,案发前的行车路线是沿台湾路、开元路行驶到省道303,并未经过青岛路任何卡口,与孙某儒的供述出入巨大。但因当日凌晨雾气较大,视频和照片均相当模糊,且驾车人反侦查意识比较强,驾车途中一直打开遮阳板,遮住大部分面容,不能直接辨认肇事车辆的驾驶员面部特征,但可以看到事故前驾车人的衣着和体型特征与孙某儒明显不符。 

  发现问题后,办案民警要求孙某儒提供案发当日的手机通讯记录,并要求孙某儒将事故发生时所穿的衣物带至六大队做二次询问。孙某儒先是推脱单位不允许请假不能前来做笔录,办案民警提出要到其单位调查取证后,孙某儒于6月18日带着通讯记录详单和案发时穿的衣物到达六大队,面对办案民警提出衣物与实际不符、体型不符,手机通讯记录中6月12日至13日凌晨与其小舅子孙某多次通话的记录时,孙某儒先是沉默不语,而后疑似突发痉挛抽搐的行为,最后采取头部撞击桌面等自残的方式拒绝民警的询问。办案民警果断处置,为其拨打120电话,并将其带至大院内空阔处调整。孙某儒到了室外随即恢复正常,称不需要救护车,自己平静后自行离开。 

  通过孙某儒的举动,办案民警进一步确认,孙某儒并非肇事车辆的驾驶员,事故车主孙某有重大嫌疑。民警通过警综平台查询,发现孙某儒的小舅子孙某2019年11月28日在威海市临港区醉酒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的前科,2020年6月9日经威海市环翠区人民法院宣判拘役一个半月,缓刑两个月。经比对孙某与案发时卡口照片、监控视频提取驾驶员的体貌特征高度相似,基本确定孙某的作案嫌疑。6月22日,办案民警口头传唤孙某和孙某儒一起到六大队接受询问,办案民警分开对孙某儒和孙某做询问笔录,在事实证据面前,孙某主动交代了其2020年6月13日凌晨驾车由工作单位出发驾车沿台湾路行驶至开元西路,沿开元西路由北向南行驶开元西路与省道303交叉路口向西转弯时车辆撞击路沿石发生交通事故的经过,并如实坦白事故发生后因其驾驶证被吊销,又刚刚被环翠区人民法院判处缓刑,害怕再次被交警处理,主动打电话给其姐夫孙某儒让孙某儒到现场冒名顶替的经过。由于害怕车内遗漏自己的物品和痕迹,孙某在事故发生后在车内多次、长时间收拾自己的日常用品。这一行为被冒名顶替的孙某儒演绎成当时手机没有电,在车内反复开机企图报警。就在小舅子孙某如实交代的同时,孙某儒还在与办案民警“斗智斗勇”,在给孙某儒第三次做笔录的时候,孙某儒针对办案民警提出的案发前后穿的衣服不一致的问题,称自己是拿错了;针对办案民警提出没有其驾驶海马轿车经过青岛路的卡口时,称自己是驾驶其小舅子的车从广安苑小区南门出来驾车行经的青岛路,质疑卡口设施是损坏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九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九十九条第二款、第一百零一条第二款之规定,以孙交通肇事逃逸给予其行政拘留十五日的行政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九十九条第二款之规定,以孙无有效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机动车给予其行政拘留十五日的行政处罚;根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一百六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两项行政处罚合并执行,决定给予孙行政拘留二十日的处罚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整 

  针对孙某儒明知孙某无证驾驶事故发生交通事故且事故后逃逸的违法行为,但仍作虚假证供冒名顶替,妨碍公安机关正常的办案秩序,已移交临港分局草庙子派出所做进一步处理。 

  经了解,孙某与孙某儒的亲姐姐年初已拍完婚纱照,因疫情影响,婚礼一直未能如期进行,因此只能算是“准姐夫”。事故发生后,因为三人都是外地来威人员,在威海本地没有更熟悉的关系,因此小舅子出事后第一时间就打电话找到了自己的“准姐夫”。孙某儒因为知道“小舅子”早就有案底,又想在自己“准媳妇”面前表现一番,就胆大包天,自作聪明的准备了一套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说辞,先是主动到现场冒名顶替,而后三次到交警队提供虚假证供,扰乱正常的办案秩序,正可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卿卿前程。 

  在查处肇事逃逸案件中,特别是肇事车辆的车主和现场驾驶员不是同一个人的时候,可能会遇到亲属冒名顶替的行为,针对这种行为要提前考量,给冒名顶替的亲属打一剂“预防针”,防止案件处置过程中出现的串供行为。(通讯员 毕文斌) 


初审编辑:刘金
分享到: